《踏别的腔子热着呢》入围中国舞蹈“荷花奖”用舞蹈讲述宁夏故事

2019-08-07

转载来源:宁夏新闻网

《踏别的腔子热着呢》排演场景。

  由中国文联、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办的中国舞蹈“荷花奖”是由中宣部批准立项的全国性舞蹈艺术专业奖项。今年第十二届中国舞蹈“荷花奖”民族民间舞评奖将于8月8日至10日在四川省西昌市举行,来自宁夏演艺集团歌舞剧院有限公司的舞蹈作品《踏别的腔子热着呢》喜获终评参赛资格。目前舞蹈演员正在最后的冲刺排练阶段,接下来他们会将这台具有民族特色、讲述宁夏移民搬迁故事的作品,展示给全国观众。

  本土元素体现乡土情怀

  “动作再大、再大。你们的服装披披挂挂的,太‘吃’动作,要跳得‘脆’一点,否则抓不住观众。”舞蹈导演白金峰在观众席上扯着嗓子和舞蹈演员们细抠动作。5分钟的舞蹈,一遍又一遍跳,演员们呼吸的声音,隔着六七排座椅都能听见。一段音乐结束后,有的人坐在地上累得起不来。

  白金峰说,这个舞蹈是今年创作的,从采风到编排,再到现在冲刺排练,中间没多少空档时间。因为要参加“荷花奖”比赛,大家都很重视,虽然辛苦但没有人喊累。

  有奖项加持,就是精品中的精品,而如果抛开奖项不谈,这台舞蹈作品也很有特色。一方面是因为它的故事性,演绎了宁夏贫困地区移民搬迁,在新家园脱贫致富的过程,另一方面是运用了很多本土元素。

  据白金峰介绍,除了舞蹈演员穿着的民族服饰,以及运用了宁夏“花儿”元素的音乐,舞蹈动作设计最大限度还原了移民村农民的特点,比如演员抱着胳膊跳动,模仿的就是北方人冬天把手插到袖子里的习惯。而且还有大量本土民族舞蹈动作,如碎摆头、老爷出刀、凤凰展翅等。“其实咱们这民族舞蹈元素还是偏少,不像有的民族天生能歌善舞,所以在整个设计里还要发挥想象,加一些东西进去。”白金峰说,这也是编排中的一个难点,民族舞就要展现当地的东西,既要土气也要美,平衡好这些才能展现宁夏风情,体现乡土情怀。

  演员跳着跳着哭了出来

  作为导演,白金峰认为在所有舞蹈编排中,讲故事的舞蹈最难。除了好故事,还得有结构,有段落。《踏别的腔子热着呢》也是几经推敲,最终才形成现在这样完整的结构。

  彩排时,随着音乐响起,白金峰开始为记者解读这支舞蹈:一家三代人耕种的场景逐渐发展到整个村子,大家一边劳作,一边祈求降雨。好不容易有雨水滴落,没一会儿就停了,但是地还要种,也不知道来年收成几何。儿子想离开这块贫瘠的地方,父亲和爷爷不同意。“我们能活着,你为什么非得走。”从矛盾到劝说,几经拉锯,三代人终于决定要离开。踏别时,父亲捧起一把故土,依依不舍地带走。在新的家园,他们脚踏实地劳作,换来了丰收。在舞蹈的最后,音乐里出现唱词:“嘿呀嘿,越走越远哩,踏别的腔子热着哩……”而舞台上,演员们组成一个磨盘,磨盘中间则回放着过去艰苦的生活,也印照着今天的幸福。

  “移民不是简单的‘树挪死,人挪活’的故事,而是人们对‘家’这个概念的理解,逐渐丰满的过程。”白金峰说,老辈人单纯认为自己生活的地方就是家,是要坚守的地方。但一方水土并不一定养一方人,家园应该是能庇护、滋养人的地方,也是很多移民村现在呈现的样子。“移民们观念的转变,中间夹杂太多情感,都是演员要表演出来的,所以很多演员跳着跳着,真的就哭出来了。”(记者 李尚)